0817-2168800 周一~周五, 9:00 - 17:00
3414897487@qq.com 隨時歡迎您的來信!
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區濱江南路二段78號濱江印象1號樓11層3號

公司動態

AG贵宾厅農業


“清溪百折水溶溶,雨過遙看黛色濃。盡好扁舟乘興去,何須更向翠微峰。”這是明代進士盧雍遊玩四川山水時,行至嘉陵江中遊一段時,寫下的一首題為《曲水晴波》的詩篇。
 
盧雍《曲水晴波》中描寫的景色,就在如今的嘉陵區曲水鎮。
 
距南充市區僅17公裏的曲水,除場鎮所在地有一塊平地外,其餘地方全係深丘。 曲水因當地有一條曲水河而得名, 而曲水場鎮的曆史則可追溯至明朝初年。
 
“曲水地下無礦產,地麵上的一些自然風光卻吸引人。”驚蟄前夕,記者踏訪曲水,鎮文化站站長王雲強如是說。

 
南充古八景之一 留存記憶中
 
提及曲水,對南充曆史文化有所關注的人大都知曉,這裏有道古景:曲水晴波。
 
曆史上,“曲水晴波”在文人騷客的眼中,是南充古八景之一。由於時過境遷,如今這道古景已不複存在。
 
那麽,“曲水晴波”究竟是怎樣一道風景呢?南充風物叢書對其有著這樣的介紹:流經嘉陵區曲水鎮外的嘉陵江繞牛肚壩而過,水麵開闊,流勢平緩。每至晴日,波光粼粼,一碧萬頃,如繁星掛天,似珍珠鋪地,十分美麗壯觀。
 
在當地村民的講述中,“曲水晴波”更為生動形象。“嘉陵江從青居場一路流下來,流經這裏時水聲就像音樂,十分動聽。”曲水鎮鍾家橋村村民林木金告訴記者,青居電站未修建前,“曲水晴波”處為曲水碼頭,人們坐船過往於此,都會聽到音樂般的流水聲。上世紀60年代,人們在嘉陵江中紮起了龍幹,將流經“小洪山”腳下的嘉陵江改道,“曲水晴波”從此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
 
“嘉陵江改道後,留下的這一段死水溝,平時沒有來水,隻有青居電站開閘放水或嘉陵江漲大水時,溝裏的水才會更換。”站在“曲水晴波”古景遺址旁的山梁上,曲水鎮和平橋村村民林紹坤說。記者順著他手指方向看去,山腳下死水溝的盡頭,一條幾近幹涸的河床上長滿雜草,透過河床中央的一條彎曲而細長的水流,依稀能看到當年嘉陵江的身影,以及依附於江水之上的“曲水晴波”。
 
2014年夏,曲水鎮在上級相關部門的支持下,在鎮政府大院過道兩邊,建起當地文化牆。其“曲水溯源”板塊上寫道:曲水鎮古稱曲水場,明朝初年這裏就逢場建鎮,至今已有600多年曆史。這裏的“曲水晴波”、“飛龍下江”、“九壩逮妖”久負盛名。
 
一尊巨石 懷抱千座明代石佛

順著曲水鎮通往鍾家橋村的村道公路一路前行,汽車一頭鑽進當地嚴家山腰。嚴家山坐南朝北,在當地的眾山頭中,要數較大的一座。
 
嚴家山逶迤至鍾家橋村4組地界時,山脈突然斷裂,似從尾部分割出一塊巨石,該巨石為高約4米、長10餘米的長方體,其獨處嚴家山尾,顯得很有個性。
 
走近巨石,記者發現,長滿青苔和雜草的巨石迎麵的石壁上部,竟然刻有一排排佛像。讓人感到奇怪的是,同樣的石材、同樣的朝向,這些石佛大部分因風化而顯得有些模糊,唯有左邊稍下方一塊,麵相十分清楚。
 
據王雲強介紹,這尊石佛眾像被稱“千佛岩”,其建造時間為明代。相傳明代時,一位僧人帶了幾名弟子雲遊於此,發現雲霧繚繞,地氣活靈。接著再發現這塊巨石。因此認為該石與佛有緣,於是動手在上麵刻佛。消息傳開,眾僧人來此雲遊,一人一指落下即成一佛。
 
落下一指即成佛自然是傳說,但該巨石上共刻有大大小小1003尊佛卻是事實。
 
相傳,千佛岩刻成後,信徒眾多,香火很旺,地方人傑地靈,人們安居樂業,生活十分美滿。人們為感謝神靈,又在石佛左右和前後建造了一座四合院,並塑有孔子、老君的像,供人朝拜。後來寺院被毀,香火因此中斷。
 
神奇地理往返青居均順水

從空中俯瞰曲水,會讓人發現,曲水場鎮剛好位於嘉陵江第一曲流“環”的頂部。正是由於這一奇特的位置,在以水路交通為主的當年,帶給曲水百姓前往青居場極大的方便。
王雲強介紹,曆史上,曲水與神殿同為一行政區域,名叫曲神鄉。後來曲神鄉一分為二,劃為曲水和神殿兩鄉。曲水的得名,緣於流經曲水鎮的曲水河,曲水河發源於嘉陵區裏壩鎮,一路向東流經曲水後,注入嘉陵江。
 
曆史上的曲水人喜歡趕青居場,個中原因除了青居場熱鬧外,就是水路交通方便。每逢青居當場,曲水人從曲水碼頭登船,順水直下到青居。趕過青居場後返回,依舊乘船順水到曲水。
 
在當地上了年紀的村民心中,順水趕青居場固然方便,但途中的“喊天石”卻不可小視。據鍾家橋村村民林海榮介紹,“喊天石”為曲流中段江邊的一塊巨石。當年青居電站未修時,流經這一段的河水水勢很猛,加上河床地形為曲線緣故,從上遊而來的船行至此處,稍不注意就會撞到“喊天石”上;從下遊上行的船行至此處,如果拉船的纖繩斷了,船順著水勢流下,也會撞上“喊天石”。當年,“喊天石”成為眾多船工心中一道揮之不去的陰影。
 
神奇的地理地貌不僅造就曲水方便的水路交通,也造就當地諸多神奇的傳說。
 
當地晴波村十組嘉陵江邊的江龍嘴,因地形酷似龍伸著頭喝江水,被當地人稱之“飛龍下江”。當地人說,這條龍在山形山貌上非常形象,其“頭”在曲水鎮境內的高院山,“龍須”沿移山鄉的金子坪到移山鄉政府所在地,“龍身”從移山鄉印公寨直到飛龍大肚山,“龍尾”直到龍嶺鎮與安平鎮交界的龍尾山,環繞山脈達30餘公裏。
 
曲水鎮 走出的多位“名人”

2013年,鍾家橋村動工修建村道公路,當地鄉人袁世春的兒子聞訊,捐資42萬元,一時成為美談。
 
鍾家橋村4組走出去的袁世春,是我國煤炭領域的著名專家、也是國務院政府津貼獲得者。而他的兒子從德國留學歸來後,也在煤炭領域一顯身手,其多項發明極大地助推了煤炭生產科技水平的提升。
 
“我們村距南充市區隻有10多公裏,212國道改造後交通十分方便,如果利用千佛岩在旁邊修一座安放骨灰的公墓,再好不過。”鍾家橋村村主任袁和平設想。
 
在曲水人心目中,當地走出的能幹人不隻是袁世春,和平橋村7組走出去的楊劍軍,也是值得後輩學習的榜樣。楊劍軍中學畢業後考入北京大學。之後利用軟件專業,隻身赴日本發展,目前在日本開了自己的研發機構。
 
當地千丘田村13組走出去的張連文,讀小學時就曾跳級,6年的學製隻讀了3年。高中畢業後,考入成都電子科大。大學畢業後赴美國攻讀,獲計算機博士後,再赴加拿大深造,獲數學博士。之後,憑借雙博士學位,張連文到香港科技大學任教,目前為博導。
 
記者踏訪當天,春光明媚,不少市民自駕小車來到曲水,沿著村道路駛入林家灣,這裏,350畝成片櫻花正在陽光下怒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