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7-2168800 周一~周五, 9:00 - 17:00
3414897487@qq.com 隨時歡迎您的來信!
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區濱江南路二段78號濱江印象1號樓11層3號

公司動態

春分

  


       春分,介於驚蟄和清明之間。《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說:“二月中,分者半也,此當九十日之半,故謂之分。”《春秋繁露·陰陽出入上下篇》中又說:“春分者,陰陽相半也,故晝夜均而寒暑平。”所以,春分在古時又稱為“日中”、“日夜分”,意思有二,其一是說一天時間晝夜平分,各為12小時;其二是說春分正值春季三個月之中,平分春季。在這風和日麗、草長鶯飛、鳥語花香的陽春三月,泡一杯香茗,捧一卷詩詞,走進詩人騷客筆下的 “春分”節氣,別有一番意味。

  春分是一闕風光旖旎的婉約詞。“雨霽風光,春分天氣。千花百卉爭明媚。畫梁新燕一雙雙,玉籠鸚鵡愁孤睡。薛荔依牆,莓苔滿地。青樓幾處歌聲麗。驀然舊事心上來,無言斂皺眉山翠。”這首描寫“春分”的小詞出自北宋政治家、文學家歐陽修的《踏莎行》。春分時節的新燕、百花躍然紙上,哪知青樓的歌聲引得詩人愁,可惜了這美好的“春分天氣”,詞人由景到情,由情到景,借節氣道盡了難言的心境。

  春分是一首纏綿悱惻的思鄉詩。崔融詩《和宋之問寒食題黃梅臨江驛》雲:“春分自淮北,寒食渡江南。忽見潯陽水,疑是宋家潭。明主閽難叫,孤臣逐未堪。遙思故園陌,桃李正酣酣。”道出了一個遊子的思鄉情懷,春分時節,詩人遙思的仍然是故園田間小路兩旁的芬芳桃李。

  春分是一幅意境悠遠的水墨畫。同樣是寫“春分”,但在《阮郎歸·南園春半踏青時》中:“南園春半踏青時,風和聞馬嘶。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長蝴蝶飛。”歐陽修卻隻用寥寥二十餘字,將仲春景色勾勒得生動有趣,美不勝收。豆梅絲柳,日長蝶飛,清婉靈秀,含蓄質樸,仿佛淡淡的意境悠遠的水墨國畫,是古代“春分”詩詞中的少見佳篇。

  春分是一個植樹造林的好時機。農諺雲:“春分麥起身,一刻值千金”、“二月驚蟄又春分,種樹施肥耕地深”,說明春分是植樹造林的好時候。清初大詩人宋琬《春日田家》詩雲:“野田黃雀自為群,山叟相過話舊聞。夜半飯牛呼婦起,明朝種樹是春分。”夜半三更就起來喂牛,準備翌日春分種樹。

  春分是一場出人意料的三月雪。蘇軾《癸醜春分後雪》中寫道:“雪入春分省見稀,半開桃李不勝威……從今造物尤難料,更暖須留禦臘衣。”春分後的雪讓剛剛綻蕊的桃杏和剛剛脫下寒衣的人們都經受不起,從而啟迪人們,造物主操縱的陰晴冷暖,變幻莫測,不可預料,即便在已經很暖和了的時候,大家也必須準備著禦寒的衣物。

  隨古詩詞走進春分節氣,品讀詩人們在春分節氣中的種種思緒,不禁感慨於今朝的大美春光,於是生活中的一切便也充滿了詩情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