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7-2168800 周一~周五, 9:00 - 17:00
3414897487@qq.com 隨時歡迎您的來信!
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區濱江南路二段78號濱江印象1號樓11層3號

公司動態

青居煙山

 青居煙山,又名黛玉山,位於南充市區東南15公裏的青居場嘉陵江岸,為三巴之要衝,遏水陸之關津,是渾然天成的水關要塞,曆來為兵家必爭之地。海拔452.5米,由君子峰、金樓峰及東岩三峰組成。主峰金樓峰, 壁立七八丈, 雄險天成,四周石壁中擁天池,其水當年清澈可飲、四時不竭。山上林木蔥蔚,十分茂盛,有遮天蔽日之勢。終年煙霧繚繞,山上的慈雲寺,金縷塔等殿宇建築若隱若現,故有“青居煙樹”之名,也為南充“古八景”之一。袁定遠有詩雲:“一水回環兩岸分,參差煙樹掩霞熏,春來好向山頭望,青翠重重似綠雲。”
  煙山為“抗蒙八柱”之要塞,易守難攻,與合川釣魚城、蒼溪的太獲城互為犄角,宋淳佑中,餘玠築石頭城以備蒙軍。1249年,蒙古大汗蒙哥親率重兵攻山而不勝,但終因副將劉淵殺帥降蒙而失守,其淳佑古城寨遺址至今依然堅固。
遺址現存城牆,城門及宋明石刻多處。
  
 
曲流蜿蜒,造就獨特地貌奇觀
帶著幾分好奇,攜幾個朋友一起前往青居。山順江走,路隨山轉。當汽車行至山的另一側,路旁“煙山村”的文字進入眼簾,才知道已進入了煙山。又轉了幾個灣,見前麵不遠的山上立著一道牌坊,便在丫口下了車。

  橫穿公路,路旁灌林叢中露出一方石碑。直近一看,那石碑上刻著“南充市文物保護單位”、“淳祐故城遺址”、“南充市人民政府”、“1994年12月15日公布”的字樣。原來當年著名的“蜀州防蒙八柱”之一的青居城(因築城於南宋淳祐年間,今人稱“淳祐故城”)就在此處。石碑旁邊鋪著寬約一米半的石板路,分為數段,每段石梯相連,直通山頂。先前看見的牌坊立於山頂邊緣。
山頂為一塊平壩,平壩中央豎著“南充嘉陵江曲流、省級地質公園”的標識,藝術地再現了嘉陵江在煙山腳下9曲回環。標識周圍、石板路兩邊,長滿了茂盛的芭茅、雜木。山頂邊緣,築了矮矮的石欄,與石板路構成觀簡單的觀景走廊。
沿著蜿蜒的盤山公路,但見一江碧水緩慢前行,流經青居古鎮時,受阻於煙山,在青居古鎮東麵的上碼頭折向西,再往南,後北上,經九曲回腸的17.5公裏,又回到了青居場東麵的下碼頭,造就了美麗的曲流奇景。 
其環繞而成的20平方公裏“牛肚壩”,形成了罕見的“行船走一天,步行一袋煙”的地貌奇觀。相傳舊時拉船纖夫,早上從下碼頭出發,傍晚投宿上碼頭,依然住進頭晚的客棧。這就是有名的“倒流30裏”。
而今,登上煙山就可看到這一獨特地貌奇觀,令人禁不住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而讚歎不已。不由得想起一位唐朝詩人寫下的:“山峙兩峰南北峭,地盤一水古今流”。
  
據青居鎮的老人們介紹,古鎮的南北麵均臨江,中間僅距離約600米,沿岸懸崖陡峭,氣勢恢宏,自古便是商賈雲集的重鎮、兵家必爭之要地。如今,在青居古鎮中部,新建的青居電站和修建的船閘將古鎮一分為二。走在略顯狹窄的青居老街上,從拆掉的斷垣殘壁中,依稀可見曾經畫棟雕梁,飛簷翹角的痕跡。戶戶緊挨的店鋪也讓人聯想起以前人流如織的繁榮景象。 立於山頂最高處,可將嘉陵江第一曲流盡收眼底。這是一個巨大的Ω型曲流,俗稱359度回旋,據計算其封閉率為0.98,與目前世界封閉率最大曲流巴西茹魯阿河帕特羅波利斯曲流的封閉率相同。
  曲流的形成,當地有這樣一個傳說。幾千年前,這煙山上有座青龍寺,盤踞著西海龍王之子九曲。每逢三月,人們必獻上一名童女,否則他就不下雨。當時,山下住著紫桃、白梨、香李3位美麗姑娘,能歌善舞,精通詩畫與劍術。這一年九曲要人們同時獻上美麗的紫桃、白梨、香李,老百姓不願意。於是九曲發怒,斷絕水源,幹涸大地,塗炭生靈。紫桃、白梨、香李三位姑娘仗劍上山,與九曲奮力廝殺,最終斬殺九曲。九曲死時,掙紮的龍尾變成Ω字形曲流。
  從山上看去,那曲流有時象從天而降的“?”號。與其說掙紮的龍尾變成了曲流,倒不如說是傳說中的龍子九曲臨死發出的天問。或許他至死都不明白:為什麽能呼風喚雨、法力無邊的神,竟斃命於三個凡人的劍下?

淳佑故城:見證數百年滄桑歲月
  在距青居古鎮不到500米的公路邊,一塊巨大的“淳佑古城”遺址石碑吸引了我們的目光。距今約800年曆史的淳佑故城依托青居煙山而建,占地近百畝,分為南北兩塊。走在淳佑故城的南麵,但見一麵是寬闊的大江作天然屏障,一麵是陡峭的群峰岩壁“守護”,僅剩的一道出口也由高2米至10米的堅固城牆“把持”,真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由於年代久遠,淳佑故城的南麵遺址僅保存有青居公路至大佛洞一段約200米的城牆,由大塊條石漿砌而成。據了解,每塊條石重約七八百斤,雖然距今已有近800年曆史,但條石之間仍然契合緊密,足見古人高超的技藝和智慧。目前,城牆遺址已被市政府列為文物保護單位。  
  南宋後期,蒙古軍隊長驅直入巴蜀,朝廷授餘玠為兵部侍郎,成為四川方麵的大員。餘玠在淳祐三年至淳祐十一年的時間裏,以重慶為中心,在長江、嘉陵江、渠江、涪江、沱江和岷江沿岸山峰上先後加固和新修了二十多座山城,形成因山為壘,聯點成線的山城防蒙體係。淳祐九年至淳祐十二年,順慶金太守、甘將軍履地擇險,組織南充軍民,在青居煙山上,沿懸崖、依山勢,以石築城,遷順慶府治及南充縣治於此。這座山城雄居煙山,大江天塹設於前,群峰岩壁立於後,控嘉陵中遊,扼水陸關津,堅持抗蒙近十年,與金堂雲頂城、蓬安運山城、蒼溪大獲城、通江得漢城、奉節白帝城、合川釣魚城、劍閣苦竹城,號稱“防蒙八柱”,在宋元戰爭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但天人作合的雄關險隘最終不能挽救大宋的沒落。1258年,蒙哥率軍攻克青居,本來為抗蒙而修築的山城,卻讓後來的忽必烈白撿了一個元帥府,把蒙軍進攻南宋的軍事總指揮部搬到了青居。
    這道長二百餘米、高五米左右的古城牆,全用大條石築成。條石上的切割和打造的痕跡清晰可見,條石之間的接縫較嚴密,處理得很精細。據史料記載,條石之間的接縫,全是用糯米和石灰調製。站在城牆邊,用手使勁去摳,或者用硬東西去敲,也很難把那些漿糊弄掉,其堅固程度絕不亞於當今的河沙水泥混合物,可見當時築城牆的技術水平已經相當高。雖近八百年的風雨,讓古城牆滿是滄桑,不時可見,草木生長其上,根須糾纏其中。但它仍以渾雄的身姿、無聲的言語,講訴著古老的故事。這是青居城留在地麵上最長的一段城牆。還有一小段城牆和一道城門,在來時公路另一側的山頭。而沿江一側的城牆和城門,在十幾年前,人們拆了,運下山去,修了青居電站。那些七百多年前,人們開采的條石,在完成煙山青居城的曆史使命後,又被投入水擊浪打中,以新的身份,造福於民。)這道古城牆在密林中與懸崖相接,接得天衣無縫,城牆 與懸崖混為一體,形成一道天人作合的屏障。
天地生人,養於一方水土。為了生存、發展,為了心中的夢想,人又不停地與天鬥、與地鬥、與人自己鬥,創造出不知多少的驚天地、泣鬼神的奇跡。就在這山頂平壩,芭茅叢中,昔日開山采石的遺跡仍然醒目。山崖邊樹木遮藏、長滿藤葛的一堵數米之高的完整石壁,更是驚心。可以看出,這山原本比現在高得多。大概在南宋淳祐年間,為築青居城,硬是削平了山頭。
 

  星鬥移轉,人世滄桑。但青居城並沒完全塵封在線裝書裏,也沒完全被這片草莽掩沒。盡管如今的山頭除了曲流標識及牌坊,其他地方到處生長著芭茅、刺桐樹、洋槐樹等,已難以想像這裏曾是一座山城的駐紮地。走在故城的遺址上,看著殘存近800年的跑馬台、拴馬樁、舍身崖、血水窩,仿佛讓人重回到古代那段金戈鐵馬、將士舍身成仁的戰爭歲月。走在山側古城牆下的石板小道上,仍然能感受到當年這座山城的宏大氣勢,折服於古人高超的築城技藝和智慧。
   
 
靈跡寺(大佛洞)
煙山一座懸崖下有一座寺廟,寺廟完全依附懸崖。廟很小,卻有悠久的曆史。這就是靈跡寺,俗稱大佛洞。

靈跡寺不象一般寺廟建有山門、天王殿、鍾鼓樓、大雄殿等建築群,其建築也不飛簷翹角,隻是簡單的朱柱青瓦,圍了一個長方形院壩。沒有禪房,更沒有修行的佛門中人。而懸崖上卻赫然開鑿了三個寬過五米、高過七米的大石窟。“半屋半洞”的獨特寺廟,籠罩在濃密的樹蔭中,顯得安靜、深幽、神秘,。
  據碑文,唐開元八年(公元720年),鑿石為洞,造大佛三尊,每尊高丈六尺,工甚精細,佛像莊嚴,形體自然,表現唐代藝術的優美風格。曆五百餘年,至宋淳祐壬子,風雨飄零,堊飾剝壤。郡帥甘大將軍築青居城時見而惜之,施金補裝。到明朝,於洞右鑿佛像三尊,與唐像大小相符,並在左右岩石上刻有千餘小佛像。清乾隆壬子,邑人何琬培修有記,其後寺圯。民國十三年場紳林子福等複募資建殿守護。這些造像是目前南充境內曆史上宗教造像的代表。近年,人們又對造像重新修補粉飾,並築院護之。
  據說,洞旁,曾有很多的唐、宋、明、清題刻:有唐開元八年巴西人雍文炳書“青居山東岩大佛像五身”十字;有宋淳祐十二年(1252年)雍可成撰文、南充尉曹子懋手書《重修東岩記》;有宋崇寧壬午年劉子晉等人的題記;有明吏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陳以勤《遊靈跡廢寺》詩一首及手書盈鬥的“壁立萬仞”四字;有清人何琬《青居大佛洞》詩二首及《重修青居山大佛洞序》;有清乾隆年間寺僧行彰《大佛洞》詩一首。這些石刻或因自然風化,或因人為損壞,而今僅存《重修東岩記》、劉子晉等人的題記以及陳以勤的《遊靈跡廢寺》三處。三處石刻書法風格各異,特別是陳以勤的字跡,實為不可多得的藝術珍品。
明朝宰相陳以勤,最愛煙山,他曾書“壁立萬仞”四字於壁上,後捐資修建了慈雲寺,並在煙山上修建書房,長住此山,以煙山為家,稱青居場為天街,子號“青居山人”。陳以勤還在煙山修建江樓,70歲壽誕時還在此樓設宴款待客人。大佛洞石壁上,現仍然保留著陳宰相親書的《靈跡廢寺》一詩,宋、元、明、清名人碑記和《重修東岩記》石刻也保存完整。


青居冬菜
那是一個關於青居冬菜的傳說。
說是清乾隆年間,一對逃荒的母子棲身於大佛洞內。雖然他們枯枝為柴,野菜為食,山泉解渴,清苦度日,但對石窟中的三尊大佛,卻堅持每天禮拜。一天晚上,農婦夢見一尊石佛說:“不遠處有一種叫芥菜的植物,其味苦澀,但可充饑。”第二天一早,農婦攜子依夢而尋,果見山坳成片芥菜。從此,母子倆每日必食,視為珍寶。並采來掛置樹枝,經日曬夜露,風吹雨淋,霜煎,芥菜葉逐漸萎縮,農婦見了心疼不已。另一佛又在夢裏指點農婦:“將萎蔫的芥菜收回,取菜心中生長出的嫩芽約寸許,用鹽醃製數月,再配以山中采摘的十八味天然香藥調製,入土陶罐內封存三載,采天地之靈氣,聚日月之精華,可得蔬菜‘味之魂’”。農婦率子照石佛所授,如法炮製,寒來暑往,曆時三載。開啟陳封,香氣襲人,沁人心脾,其色黑褐,取而食之,清香脆嫩,開胃爽口,回味無窮。當晚,聞第三尊石佛曰:“我佛慈悲,蔬菜‘味之魂’醃製之秘方盡傳於你,斯技可終身受益,惠澤子孫。下山謀生去吧!”於是母子來到煙山腳下的青居鎮,開了醃製作坊,百姓爭而食之,讚不絕口。
原來南充的美味特產——青居冬菜,便誕生於身後的石窟內。
青居的開發
如今圍繞青居開發已經很熱鬧了。1994年,淳佑故城被南充市政府列為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2005年,淳佑故城已經申報省級《地質公園》及省級旅遊景點,被納入“嘉陵江第一曲流”景區範疇,舍身崖也成為淳佑故城的重要景點之一。
 
2008年12月24日,南充嘉陵江曲流省級地質公園,便在青居鎮煙山舉行隆重的揭碑開園儀式,在主碑廣場,遊客可以觀看嘉陵江曲流景觀全景。
目前《靈跡寺》正在重建、擴建施工中。
 
 
 此外,高坪還將在青居煙山著力打造還原南宋淳祐年間抗蒙留下的安漢故城(即淳祐故城)。據稱,建成後的安漢故城最吸引遊客的是故城觀光和“忽必烈大營”體驗。遊人可以沿著城牆感受“故城大江天塹設於前,群峰岩壁立於後”的氣勢,也可以在摩崖石刻間尋經問佛等等。
  相關部門還規劃了以“忽必烈大營”為文化主題的戶外野營、拓展、野戰、穿越等特色戶外旅遊項目。
  一業內人士也談到了青居古鎮和嘉陵江曲流結合起來開發的設想。華能青居電站和船閘的興建後,盡管不少居民搬移,老街也被拆了不少,但保留下來的依稀可見昔日雕梁畫棟的精美與纖細,飛簷鬥拱的富麗與堂皇。
  “其實這三個地方可以說是三位一體的,立於青居煙山山頂皆可收於眼底。完全可以綜合起來開發。”據業內人士分析,建設一個地質公園並不是很難的事情,如果單單隻是立於山頂觀看嘉陵江第一曲流這種旅遊就缺乏可重複性,不能很好地把遊客留下來。
  安漢故城也可以還原,但是留下的隻有城牆等遺址,即便還原了又如何讓遊客在遊走的過程中切身體會到當年抗擊蒙軍時轟轟烈烈的場麵呢?光靠一些不能言語的遺址是不夠的,該業內人士建議應該盡量在參與性上做文章。比如在恢複城防工事時,可以適當的設置些守城用的器械,並盡量能讓遊客“打一次守城戰役”。到時遊人除了沿著城牆感受“故城大江天塹設於前,群峰岩壁立於後”的氣勢,沿途的“石頭城”“抗蒙八柱”讓你懷古看盡,感悟曆史,還可以到采石場遺址去了解古代勞動人民的聰明才智,到摩崖石刻間了解曆史。
  在嘉陵江第一曲流也可以做這個文章,沿曲流可開發人力遊船,讓遊客真正體會到早上從下碼頭出發,傍晚投宿上碼頭,依然住進頭晚的客棧的感覺,而且還可以就勢在古鎮建起古式客棧,讓遊客住下來,感受一下古鎮之風,聽聽滔滔江水之聲。
  “在山下被青居煙樹誘惑而上山,在山上又被安漢故城給留住了,玩累了看見嘉陵江第一曲流又被誘惑繞曲流而行舟,晚上就居住在青居古鎮的老客棧裏,吹吹江風,聽聽江濤聲,這是多麽迷人的旅程。”該業內人士稱,開發的關鍵在於可參與性和持續性,將三者結合起來有機打造,則可以將遊客進一步留下來,並衍生相關產業。
2015年,我市規劃打造嘉陵江第一曲流旅遊度假項目,我們期待著,不要讓這世界地貌奇觀淹沒在大江大河之中。
當我們離開時,回頭看見殘存的城牆,炮台,寨門無言的述說著這座水關要塞曾經經曆的風風雨雨,